首页 > 房产 > > 正文
2020-01-02 11:49:57

选民希望改变 而不是中心主义

上周,我在爱荷华州东部的一系列活动中度过了我们称为“反对工人的战争”的活动,该活动由《我们的革命》和《劳工组织》为伯尼赞助。我们正在寻找志愿者,以“采纳”这些枢轴县中的5,000个“我们的革命”支持者,这些县曾两次投票支持巴拉克·奥巴马,然后投票赞成唐纳德·特朗普。

我们在工会大厅里碰面,那些大厅里的工业工人显然不相信任何老民主党都会这么做。

在这种情况下,我们的目标是动员这些成员参加2月3日衣阿华州核心会议的伯尼·桑德斯(Bernie Sanders)核心会议,然后在11月大选及以后的选举中继续让这些选民参与民主党候选人。这些关键县很像遍布威斯康星州,密歇根州和宾夕法尼亚州的类似县,所有像爱荷华州这样的州都在2016年勉强当选特朗普。

佛蒙特州的总统候选人参议员伯尼·桑德斯在最近的民主党辩论中。

我们的观点:在2020年大选中击败唐纳德·特朗普并不是全部。这是唯一的事情

不管喜欢与否,乔·拜登,皮特·布蒂格(Pete Buttigieg)和其他瞄准所谓的中心的人都没有激发我看到的选民。参加会议的人不会在11月投票给特朗普,但也不会因反映民主党过去的候选人而受到鼓舞。即使有工会,他们的医疗保健费用每年都在增加,而民主党人和共和党人支持的贸易协议却毁了他们的工作场所。

我在这些事件中与之交谈的选民正在为变革而战。他们想要一种将工人放在首位的经济。他们希望从水龙头获得干净的饮用水,而不是工厂农场污染的水。他们希望有一个绿色经济,可以扩大就业机会,并结束对破坏其社区的压裂和输油管道的新投资。他们希望在公共和私营部门拥有工会组织权和集体谈判权。

这就是为什么他们将为伯尼·桑德斯(Bernie Sanders)集中讨论的原因,也是他们自愿动员本县的其他50名选民这样做的原因。

拉里·科恩(Larry Cohen)是《我们的革命》主席和美国通信工人协会前主席。

如果您在下面看不到民意调查,请刷新您的故事页面:

相关推荐